张某等11人诉某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 一审诉讼代理词

张某等11人诉某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

一审诉讼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接受张某等11人的委托,并指派我作为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的诉讼活动。我接受委托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涉案房屋征收现场,了解案情,收集起诉人的资料,起草行政诉讼状,到贵院办理立案手续。之后,全面复制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并认真研读。今天,又全程参加了本案的全部审理活动,我对本案的事实、证据及被告作出行政行为的依据又了全面的把握,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合议时予以采纳。

第一部分:被诉征收决定存在“主要证据不足”的情形。

一、被告提交的发改委的证明,提到的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城市功能,符合《某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2015年1月12日),但该证明并未涉及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因此,可以认定案涉的棚改建设项目没有在发改委立项。

二、国土资源局出具的证明,证实的是“建设项目土地符合《某县中心城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0-2020)”(2016年3月28日)但该建设项目所占用土地是否全部为国有土地并未指明。这直接关系到被告开展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是否应该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实质性问题,所以,该证据不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合法。

三、被告提交的证据中涉案的有关数据是虚假的。

(一)被告没有证据证实征求意见率达到100%。

被告提交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及征求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意见统计表”显示被征收户数:83户。发放意见表104张,满意数97,满意率:96%,回收率:97.1%。

依据被告提交的证据“县百货公司家属院及周边棚户区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方案”中“二、征求意见”部分中的规定:“二是发放征求意见表,发放范围:项目区的直接利益户,达到人手一份,其次是周围住户、单位和其它相关单位,要科学合理设计征求意见表,通过表格填写,充分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并由被调查人亲自填写,项目区入户率要达到百分之百”。但是,包括原告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征求意见表,那么,征求意见表都发给了那些被征收人?意见表的内容是什么?被征收人亲自填写的意见是什么?具体是谁在征求意见表上签上了字?被告没有证据予以佐证。所以,原告有理由认为,这统计表缺少征求意见表作为依据,其是被告任意制作出来的。

(二)现有证据显示满意率没有达到被告所述的96%。

目前对征收决定提起行政诉讼的有12户,提起行政诉讼的行为本身就说明是对征收补偿不满意不同意(否则也不会打官司)。这12户占被征收户数(征求意见统计表中显示被征收户是83户)14%。不满意率达到14%。按照此比例反推回去,满意率也仅为86%(目前还无证据证实这86%就是满意的)。因此,征求意见统计表中表述满意率达96%,是虚假的。

(三)参加分析论证会的群众代表和被征收人人数没有达到规定比例。

被告提交的证据“县百货公司家属院及周边棚户区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方案”中“四、分析论证”部分规定:“评估小组要召开分析论证会,参会人员包括被征收户代表,群众代表应占50%以上”。

但在被告提交的证据“百货公司家属院棚户区改造安置补偿方案暨社会风险评估分析论证会签到表”中显示:参会人员共计35人,其中市民代表1 人、被征收人代表共12人,即被征收户代表和群众代表一共13人,没有达到总参会人数(35人)50%以上。

(注:在被告提交的:自评报告第四部分座谈会召开情况:指出2016年3月11日召开听证会,县建工集团三楼会议室召开。被征收人等56人参加了会议)。

(四)被告提交的证据涉及的建设项目数据前后不一,有可能是将其它项目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直接复制到本项目使用。

被告提交的社会稳定风险自评报告和正式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均表述,项目基本情况:占地面积100余亩,总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涉及拆迁户500户,拆迁面积约5万平方米,其中住宅4.7万平方米。

但被告提交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及征求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意见统计表”中显示:占地面积18亩,拆迁户数83户。

上述数据前后矛盾不一的背后,反映的真相应是被告没有实际履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程序而是将其它项目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直接复制到本项目使用。

四、征收补偿方案中规定的产权置换比例标准来源不合法。

被告提交的征收补偿方案中涉及的产权置换比例(房屋1:1.1;净地1:0.5)、搬迁补助费标准(每平方米发放10元,不足500元的按500元计算)、停产停业损失费补偿标准(每平方米补偿100元)是由《某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某县旧城改造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通知》(正政〔2013〕15号文)复制而来。此做法,不合法。因为:

(一)〔2013〕15号文直接规定了产权置换比例,但行政法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没有授权市、县级人民政府可以以规范性文件的方式规定征收补偿标准。

(二)〔2013〕15号文直接规定了停产停业损失费的补偿标准。但行政法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没有授权市、县级人民政府可以以规范性文件的方式直接规定停产停业损失费补偿标准。

(三)〔2013〕15号文直接规定产权置换标准的程序不合法。

被告没有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条和第十一条规定的制定补偿标准的程序进行操作,而是径直规定房屋征收补偿的产权置换标准,该行为明显是违法的。

五、被告只是做到了“专户存储”和“专款专用”,并没有依法做到“足额到位”。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是:“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用应当足额到位、专户存储、专款专用”。

(一)协议书中第一条所指的300万元是过渡费,而非全部征收补偿费用。过渡费仅是征收补偿费用的一部分。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一)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二)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三)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助和奖励办法,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

即征收补偿费用一共包括五部分:1.被征收房屋价值费用;2.搬迁费用;3.临时安置费用;4.停车停业损失费用;5.补助和奖励费用。

(二)案涉建设项目的房屋征收补偿金最低最低也得贰仟叁佰伍拾万元。300万元可谓杯水车薪。

在被告提交的证据“县百货公司家属院及周边棚户区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方案”“社会稳定风险自评报告”及正式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均显示,拆迁面积约5万平方米,其中住宅4.7万平方米。我们对这4.7万平方米住宅的征收补偿金进行一个最低最保守的测算,按照在某县低的不可思议的价格,每平方米500元进行补偿,其征收补偿金也得23500000元(贰仟叁佰伍拾万元)。

所以,被告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没有做到征收补偿资金足额到位。违法!

六、征收决定明确按照某县政府制定的规范性文件对被征收人进行补偿不合法。

被告提交的证据案涉征收决定中明确,征收补偿按照某县政府对被征收人进行补偿。对被征收人进行就地安置,安置地点在本建设项目内的一号楼,为高层建筑。该规定不合法,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公告应当载明征收补偿方案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权利等事项”。另据《条例》第十条、第十一条规定,政府作出征收决定之前要依法定程序制定出征收补偿方案。即对被征收人的补偿依据的是每一个具体征收项目的征收补偿方案,而非政府制定的规范性文件。用统一规范整个县域内旧城改造项目征收补偿的标准来对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补偿,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不能体现不同区域不同区位不同用途房屋的特征,而且用旧城改造项目的补偿标准来对待棚户区改造项目本身就是不正确的,因为棚户区改造项目国家有诸多的优惠政策。故该规定不合法。

七、被告委托房地产开发企业作为房屋征收实施单位开展房屋征收补偿工作违法。

原告提交的证据,某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房地产开发经营”。

原告提交的证据某君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1日发布的“拆迁通告”中明确:“我公司有幸中标该项目的实施”。

被告提交的第16组证据“专项资金证明”是一份由某有限公司和某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公室及某银行签订的协议书,该协议书第一条指出,“征收人某县征收办委托甲方(指某有限公司)拆迁……”。

由此说明,被告是委托了房地产开发企业为征收实施单位开展具体的征收补偿工作的,而该委托行为是违法的!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可以委托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承担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具体工作。房屋征收实施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第二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

某有限公司是企业,是以营利为目的成立的,其参与案涉房屋征收项目的建设活动也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因此,被告委托该公司进行拆迁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是违法的。

第二部分:被诉征收决定存在“超越职权”的违法情形

一、由某县房屋征收办公室对征收补偿方案对外公开征求意见,属于“超越职权”的行为。

被告提交的第9组证据中的“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上加盖的是某县房屋征收办的印章,即由征收办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日期是2015年5月20日)。其属于“超越职权”的违法行为,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对征收补偿方案进行论证并予以公布,征求公众意见。征求意见期限不得少于30日”。即对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的职权属于市、县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对外征求意见超越职权。

二、由房屋征收办“通知”召开听证会属于“超越职权”的行为。

被告提交的第10组证据中有一份召开听证会的通知,该通知由房屋征收办通知召开(通知日期是2016年3月8日),其同样属超越职权的行为。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多数被征收人认为征收补偿方案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即听证会应有市、县级人民政府通知并组织召开。

三、由某县房屋征收办制定并公布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属于超越职权的行政行为。

被告提交的证据,对外正式公布的征收补偿方案(公布日期是2016年3月20日)加盖的是县房屋征收办的印章。表明该征收补偿方案是由县房屋征收办公室制定并公布,其也属于“超越职权”的违法的行政行为。因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方案》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公告应当载明征收补偿方案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权利等事项”。对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召开听证会和最终公布正式的征收补偿方案都应由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而被告以县房屋征收办名义实施上述行政行为显然属于“超越职权”的违法行政行为。

四、由某县商务局和某镇政府作出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不合法。

被告提交的“某县百货公司家属院及周边棚户区改造项目社会稳定风险综合评估报告”最后落款是县商务局和某镇政府(日期是2016年3月15日),其表明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的责任主体是县商务局和某镇政府。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即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的责任主体应该是市、县级人民政府。被告让县商务局和某镇政府对案涉房屋征收项目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与行政法规相悖。不合法。

第三部分:被诉征收决定存在“违反法定程序“情形。

被告没有履行将征求意见情况公布和将修改意见情况公布的程序,违法。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将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及时公布”。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

而在被告提供的证据中,没有关于将征求意见情况公布和将修改意见情况进行公布的证据,故此,可以认定其没有履行上述两个程序、属程序违法。

综上所述,由于被诉征收决定存在“主要证据不足”、“超越职权”和“违反法定程序”的违法情形,因此,依据《行政诉讼法》第70条的规定,是依法应予撤销的行政行为,请人民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谢谢。

代理人:张国法

2016年9月8日


文章分类: 最新资讯
分享到:
手机:15910657109   QQ:1449879997   邮箱yubi101@163.com
办公地址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邮编:100025
乘车路线:自驾导航地址: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地铁6号线至金台路C口出,向东400米即第一个红绿灯路口右转,直行200米路的左侧即是京师律师大厦